一罐可乐酱

无聊 废话贼多 自言自语 删lo狂魔
瞎写式产粮 国产主
永远在摸鱼 随时会爬墙 但三千墙头都是真爱
长情又慢热 从没挤进过热圈 所以半辈子都在喊饿
苦逼社畜 手速慢坑品烂
哪里看不爽可以随时留言骂我
审美成谜 没有虐会死星人 一罐忧郁的可乐酱

搞cp是可以影响人生的

在pyq看到我原来工作的医院的院长发了一张照片,是最近几年正在开发的新院区。

在我离开的时候,那里还是一片在建的荒凉工地,而现在已经漂漂亮亮气气派派了,甚至还修了一个看上去特别唬人的直升机停机坪。

我一直形容我在北京的日子是: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人生,回忆过去,或者去考虑太久以后的事情。

所以我其实也很少会生出“原来我已经离开故土/来北京这么久了”的真实感。唯二能够给我这种感觉的,大概就只有简历上日渐增加的项目经历,和新院区肉眼可见的变化。

现在的同事问我:你后悔吗?

我很高兴能看到它不断变好,但我不后悔。


事实上,无论以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我之前的工作,那都是一份好工作,有钱有闲还有家里人罩着,甚至不需要多么努力上进,前途就已经明亮亮。

而现在的我每天都被工作折磨成一条半死不活的狗,累,身心都非常累,赚得也不够多,还要在二十几岁就提前开始忧虑中年危机。

我每天都在干嚎我要秃了我要吐了我要死了我不会好了,为什么要工作,天上为什么不能掉钱,但我还是超爱我的现在。

昨天去见了一个老朋友,聊天聊到北漂的退路,她以为我已经没有了。其实我还是有的,随时都有,只要我愿意回头。可我又为什么要回头呢?我人生中有无数件后悔的事情,唯一不后悔的就是我两年前离开家,一个人到北京。

不是死鸭子嘴硬不肯低头,也并不是想拼想闯有什么鸟梦想。

都不是的。我只是追求的事情很怪。

我觉得一个人,冷漠、疲惫且没有归属感的活着,熬日子,就是我能想到的最接近生活本真的样子。

孤独与疏离都太美了,值得我用一生追求。


不属于狗仔记者的隐秘情事

一个段子 全是胡扯

世界观同联河娱乐二三事

———————


李一一其人,看着有意思,实则是个怪咖。

刘启第一次这么觉得是在他们认认真真一起拍了三天戏以后。

他们的母校素来号称国内最大的斯坦尼生产流水线,而刘启直到和李一一合作的第三天,才终于找到他们对戏时,萦绕在他感知系统里的那丝微妙的违和感的真正来源。

不因为他们尚未度过的磨合期,当然也不是因为李一一的戏不对或者戏不好。

问题出在李一一本人。

一个隐藏在斯坦尼堆里野蛮生长的布莱希特。

一言以蔽之,是个狠人。

 

后来刘启特真诚地问过李一一一次。

他是怎么想的?

其实李一一自己也不太能说清。

他人生的前二十多年曾经深深迷恋计算机语言下的算法和逻辑,对表演的热爱反而像是迟来的叛逆。那些理性的条框始终深深钉在他的灵魂深处。李一一深知他对情绪的消化和反馈都是有限的,甚至他的悲欢也是有限的,他并不属于情感充沛的类型,在这一点上他与大众刻板印象中的计科男其实无神甚区别。而斯坦尼式的代入,一次一次的代入,于他来说是纯粹的消耗。

既然如此,李一一想,既然情绪对他来说难得而费力的,那索性不要强求改变。

不把它们献祭给工作和个人追求,把它们留给更重要的人的事。

这当然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解释清楚的逻辑,在某种意义上,它甚至只能存在于李一一自洽的行为循环里,而无法被解释。所以在李一一试图回答刘启的问题的时候,他并不奢望刘启能明白。

而对于刘启来说——他确实只或多或少地听懂了一部分,但这并不妨碍他觉得李一一是个怪咖。


再后来?

再后来刘启觉得李一一真浪漫。

每天早上去上班的路上都觉得:我已经没力气发脾气了 我今天特别佛 我已经心如死灰甚至习以为常 我甚至可以不骂人  就安详工作到去世 让一切都随风去吧


客户开麦以后:我可去您父亲的吧!!!我操您大爷!!(我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骂脏话顺便来了段b-box.jpg)

苦中作乐 和同事妹子约定 在所有想表达“我太难了”的时候 都说“我太有钱了”

于是我们最近的对话内容常常是:

“ε=(´ο`*)))唉 我们太有钱了”

“ε=(´ο`*)))唉 我们为什么这么有钱”

“ε=(´ο`*)))唉 为何我们年级轻轻 就如此有钱”

“ε=(´ο`*)))唉 人生啊 放过我吧 我真的不想这么有钱啊”

诸如此类 沙雕中带有一太平洋心酸

今日收获:


1.寸头兵哥哥x计科小学霸

竹马竹马

兵哥哥周六摸到手机偷偷给大学生打电话

节假日大学生跑去兵哥哥驻地 俩人一人捏着学生证一人捏着军人证在景点里人挤人 挤着挤着就在角落里偷一个吻

后来兵哥哥(因为一些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 需要查查资料或者问问我认识的兵哥哥兵姐姐的骚操作)成了特种兵 去出了一个(我也不太知道具体要怎么编需要去查查资料的)任务 没受啥伤 就脑门嗑了个口子 给大学生(其实这会儿可能已经是研究生了)心疼够呛 并且一度因为担心而后悔自己当初没考个军校国防生啥的

再后来兵哥哥念了军校提了干 大学生成了高精尖技术人才 一边搞(我也不太清楚计科能不能搞所以需要查查资料的)科研 一边带学生 还偶尔接一点程序员私活 兵哥哥作为干部平时虽然可以用手机 但是并不能随便出来瞎溜达 所以两个人多数时候还是靠电话恋爱 有一次大学生手机掉了又加班 快两天没联系上人把兵哥哥急的不行 

平时兵哥哥如果放假的话会去接大学生下班

大学生特别想给兵哥哥一个家于是他攒钱买了个房子(?)

假设这个世界是可以男男结婚的 所以俩人就又结了婚

总而言之总体来说就是一些生活细节吧(虽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写 但是)大概会叫《远距离恋爱》


2.一个(也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写的)沙雕脑洞 

大概的主题是我也不太能懂为什么杀手圈还要走红毯难道世道已经这么不太平了吗

内容是杀人不眨眼的冷酷大佬刘启受邀参加这个莫名其妙脑子里有海的红毯 为了让他不那么显眼 以至于被谁看的不爽一枪崩了 刘启背后的男人(划掉)搭档李一一给他脑门上嗑了个疤 还逼着他带了有挂坠的非主流(?)耳环  结果基佬的审美果然意外的好 刘启看上去更帅了 而且其他高手的颜值居然都不太行 所以刘启在红毯上出尽风头 于是宅在家里看直播的李一一看着圈内颜狗们疯狂的拜倒在刘启的西装裤下 狂刷弹幕/评论 一气之下黑了主办方的网络系统炸了视频/图片直播流 还顺便出门真·炸了主办方的电路系统把自己男朋友薅回了家



我不针对任何某一部影视化作品

在我看来 用流量和拍ip从某种角度上来说 没什么本质区别 都是借力

拍ip还要更简单一点 因为不只有粉丝基础 故事也是现成的 挑挑拣拣就是一个本子

流量不是原罪 在没有其他硬伤的前提下 流量的演技并不能作为衡量一部影视化作品是好是坏的唯一标准

ip影视化的还原度同理 更何况文字和真人演绎之间本来就有壁垒 戏剧框架与小说也截然不同 即使是最接地气的现实主义仍然可能拥有一套独立的有异于现实生活的设定逻辑

诚然 选择了相对捷径的道路 就必须承担相应的风险 无论是流量带不动还是还原度太不行 这些都是在选择之初就应当做好的准备

但是 就像用流量的本质是借力而非讨好粉丝一样

拍ip的本质也只是借力而已 而不是为了所谓的还原

一个故事站在不同的角度可以找出八百个不同的核心 而每一个核心还能够解构成八百个不同的镜头来进行二次表达 有人在乎意 有人追求型 有人看重情节框架 有人中意细枝末节 还原度本来就是相对的 影视化改编和原著之间并不能做直接的横向对比

虽然很多原著爱好者并不会这样认为


我不能确定此时此刻说出这些话的我是不是正在上演着真实的盲人摸象 但不可否认的是 虽然这样说很冷酷 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但在我个人的认知中一个ip的原著和他的影视化作品 其实是非常割裂的

在我看来 拒绝理解影视化改编的设定逻辑 罔顾受众群体的认知差异 空谈还原和死抠细节 盲目追求百分百的原汁原味 都是耍流氓

一转眼楼诚都四年了

改变我人生的cp(之一)

我永远爱他们

搞cp真的可以改变人生

小的时候越长大一岁越紧张

总觉得有太多东西需要和世界磨合

太麻烦了 太累了 还不如让我赶紧去死

现在?

现在想通了 虽然我依旧时刻拥抱着这样的恐惧

甚至已经开始前瞻中年危机

但是多活过了一年

未来就可以少活一年

想想还是个值得高兴的事

有盼头


搞cp的人假正经

吃拆逆的我最无情

【良民十二时辰/14:00】四季

活动歌单指路网易云  QQ音乐 

————————————————

死线关窗 全程胡写 OOC慎

全是私设 难吃预警 

祝大家七夕快乐

————————————————

*破冰原作背景,赵嘉良没死,李维民未婚

————————————————

四季

 

1. 

李飞到北京的那天,刚好赶上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在北方长大的李维民见怪不怪,南方长大的李飞……这些年走过南闯过北,也没觉得多稀罕,只有赵嘉良有点兴奋。

……还得努力忍着,防止在一群“有见识”的北方人里显得有点丢脸。

 

但赵嘉良确实几乎没见过雪。

广东的雪和雨是没有分别的,即使它们在下落的过程中还是洁白的片状结晶,但落在地上就会化成一片湿漉漉的水迹。

去接李飞的路上赵嘉良就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他自以为没有露出端倪,却不知全被别人看在眼里。

 

一段血缘关系与二十几年的相处哪个更容易培养出默契?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李飞刚一走出航站楼就在接机口看见了来接他的赵嘉良和李维民。他们这一行目标明确,主要是为了去探望李维民在北京的父母。

但才刚出机场,李飞就敏锐地接收到了来自李维民的暗示。

“飞飞到的巧啊,不仅赶上了北京的第一场雪,还刚好赶上雪停,连航班都没太延误,我们还以为要夜里才能到。”李维民话有所指。

“哎——”李飞配合地叹了口气,“虽然没延误,但是广东飞北京,好几个小时也真是够累的。爸,你是不知道,经济舱的座椅间隙才那——么小!”李飞比了个长度,又转头问李维民:“民叔,您和外公外婆说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怕你航班延误,我们明天早上再过去。”李维民率先转身往外走,“走吧,咱们先回家。”

 

临近年关的北京本该是冷的,好在傍晚时分,风竟然渐渐停了。

出租车停在李维民家楼下,这小区最近几年规划翻新了一次,比起李飞上一次来已经变了很多,唯一没变的是单元楼前的那一片开阔的空地。

李飞从后备箱里拎出自己的行李箱,又和李维民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场雪仗究竟是如何从“李飞和李维民一人朝着赵嘉良的后背扔了一个雪团”变成“李飞一边喊着‘爸、民叔我错了’一边仓惶躲闪”的,并无人知晓。

但李维民和李飞都清楚,这是赵嘉良人生至今的第一次打雪仗。

 

老头子经不起太折腾,那场雪仗最终还是很快结束。父子三人回到家里洗得热腾腾,在暖气充足的客厅里围着茶几做了半圈,边看电视边吃面。

屋子里很暖,胃里也很暖,而窗外又下起了雪。

“越活越回去”的赵嘉良依然在回味打雪仗带给他的愉悦,他想,冬天可真美啊。

 

2. 

带赵嘉良回北京绝不是李维民的一时起意。

广东的春天和秋天都太短了,一年四季都没有明显的分界线,总让人怀念四季分明的北方。

而且,李维民想,赵嘉良总该跟自己一起回一次家了。

 

到北京后的第一站正式行程是某家养老院。

赵嘉良后知后觉的有点紧张。他一直知道李维民的双亲仍然健在,也早就知道他们这次要去拜访,但真的站在养老院的大门口,仍然紧张得不行,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德行。”李维民憋着笑调侃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哎呀,我紧张吗。”赵嘉良自己也无奈。

李维民只好牵住了他的手。

 

北方人对饺子总有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别样执着。

李维民在广东一待就是几十年,他的父母则长年留在北京,天南地北,实则一年见不上两次面。回家一次本就难得,何况这次还带着赵嘉良。

一家人在一起,说什么都要吃一顿饺子。

养老院楼下食堂里的饺子是不够招待的,李维民只好拉着赵嘉良去后厨买了饺子皮,又请厨师师傅帮忙切了肉馅,再一股脑拎到楼上去。

之前在广州的时候,赵嘉良赋闲在家,李维民是无需近庖厨的——何况李维民的厨艺本来也比赵嘉良差的多。但让赵嘉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包饺子这件事上成了弱者。他当然比不过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家,但李维民包饺子的速度也比他快上一倍。

赵嘉良难免有些挫败。

所幸他的小情绪才刚刚开了头,就被李维民赶去房间自带的小厨房里起锅烧水,等着煮饺子了。

养老院的食堂菜色丰富,价钱也便宜,房间里的小厨房实际使用率并不高,因此配套的油烟机效力也相当差强人意。

沸水蒸发的白色水汽在厨房里漫开一片小小的雾。

是熨贴,并且温暖的。

赵嘉良心里也是。

 

那是赵嘉良人生中最好吃的一顿饺子。

吃罢了饺子,聊够了天,他们趁着天色尚早离开养老院,给两位老人家留下充足的休息时间。

离开的时候,李维民的父母去门口送他们。四个人挤在小单间的门口,挺大个阵仗。李维民觉得好笑,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借口打车,先溜下楼,留赵嘉良一个人善后,应对自己爸妈的念叨。

但其实他们也没说什么。

李父叮嘱:“天气预报说北京这几天要下雨,你们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上伞。”

李母补充:“维民退下来了,空闲时间多了,你们又在北京,记得多回来看看。”

赵嘉良把这两句话认真记在了心里。

 

3. 

台风天打伞,纯属找个心里安慰。

李维民举着那把宛若装饰物的雨伞和赵嘉良在雨里小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可能脑子不太正常。

两个三十几岁的成年男人在台风到来的前一晚,为了买两瓶酒,迎着雨出去乱跑,着实不是什么浪漫有趣的体验。

但确实让人足够印象深刻。

 

以至于二十几年后的今天,李维民和赵嘉良靠着客厅的落地窗喝酒,听着台风里的风声和雨声,想到那一次狼狈又令人捧腹的夜奔,甚至还能想起当时他们的眼角有几条笑纹。

退休后的生活很闲,日子过得不再像打仗,而是慢下来,变成80集的电视连续剧,或者是电影里被刻意放慢的慢镜头。有时间回忆,有时间念旧,也有的是时间让他们站在看着雨喝酒。

打着旋的风吹开雨幕,在这个台风和回忆一起吹过来的时刻,李维民突然觉得偶尔服服老也没什么不好,毕竟他和赵嘉良已经谁都跑不动了。

但台风总会停的,等到风停了,雨也停了,在广东闷热而温柔的夏天里,还是可以出门去吃一碗芒果绵绵冰的。

 

4. 

对于很多广东人来说,回南天的讨厌程度完全不亚于一次世界末日。

而对于李维民和赵嘉良来说,回南天的讨厌程度还要在普通群众的基础上再翻一番。雨多雾大潮气重,这两把旧伤累累的老身子骨日日不得舒坦。一个日日捧心状若西子,一个腰疼腿疼骨头缝里透着酸。

要命。

连带着李维民的退休交接都慢了半拍。

 

李维民从年后就开始陆陆续续进行退休交接了。

这是一件不太容易做到,也不太容易让人接受的事情。

不容易做到在于在他们这些抓缉//毒的警/。/察总是“黑市有名”,所以从年轻就开始战战兢兢,绝不敢奢望自己能在一线多活几天,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把flag高高立起。

不太容易接受是因为衰老。老去总是一件让人很难习惯和接受的事情,尤其对于李维民这种几乎一辈子都扎在一线核心的人来说。工作总是做不完的,但骤然而来的闲适却在无时无刻地提醒他:他不得不因为时间的不眷顾被迫放弃长久以来的个人追求。

李维民也不是没想过在公//安系统里留下来。像他这种经验老辣的老干//警,退休后被系统返聘回来做个特殊顾问,其实是件很常见的事情。但在他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偏偏总是会想起陷在沙发里等人的赵嘉良来。

线人无需再做,生意也早不必再事事躬亲,对于赵嘉良来说,他早已在几年前提前进入“退休期”,琐碎家事、餐饭羹汤和摊在沙发里等人回家都一跃成为生活中的重中之重。李飞常年外调,总是满中国的跑,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于是,无论多晚都会回家的李维民便承载了赵嘉良日常大多数的期待。

李维民每次想到赵嘉良瘫在沙发上一边假装看电视,一边等他回家的画面,就总觉得心软,反反复复挣扎几个来回以后,他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抵抗。

算了,反正他已经为了追求、为了事业、为了人间正道冷静自持运筹帷幄了大半辈子。

任性一点吧,再任性一点吧。

毕竟奉献出去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了,还有人在等他回家。

 

李维民彻底办好退休手续的那天,是他从//警近40年来的第一次早退。

他谢绝了想帮他叫车的小同事,一个人慢悠悠地从省//厅往家里走。这是他这些年来少见的,真正的清闲时刻,清闲到有充足的时间去观察芸芸众生中的一切细枝末节。

他看见一棵树,春季里生出的嫩芽顶掉去年的老叶,广东没有冬天,那棵树的落叶依旧碧翠,那一刻李维民想到他自己。他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虽然已经成了退休的“老人家”,但他只是像那些被顶掉的叶子,即将开始一段新的旅程罢了。

至于赵嘉良——李维民想——这个家伙在家里闲的太久了,也该和他一起活动活动筋骨,开始新的人生了。


————————————————